•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聊齋志異《梅女》原文、翻譯及賞析

    2021.07.22

    聊齋志異《梅女》原文
    封云亭,太行人(1)。偶至郡,晝臥寓屋。時年少喪偶,岑寂之下(2),頗有所思。凝視間,見墻上有女子影,依稀如畫。念必意想所致。而久之不動,亦不滅。異之。起視轉真;再近之,儼然少女,容蹙舌伸,索環秀領。驚顧未已,冉冉欲下。知為縊鬼,然以白晝壯膽,不大畏怯。語曰:“娘子如有奇冤,小生可以極力(3)。”影居然下,曰:“萍水之人(4),何敢遽以重務浼君子。但泉下槁骸,舌不得縮,索不得除,求斷屋梁而焚之(5),恩同山岳矣。”諾之,遂滅。呼主人來,問所見狀。主人言:“此十年前梅氏故宅,夜有小偷入室,為梅所執,送詣典史(6)。典史受盜錢三百,誣其女與通,將拘審驗。女聞,自經。后梅夫妻相繼卒,宅歸于余。客往往見怪異,而無術可以靖之(7)。”封以鬼言告主人。計毀舍易楹,費不貲(8),故難之;封乃協力助作。既就而復居之。梅女夜至,展謝已,喜氣充溢,姿態嫣然。封愛悅之,欲與為歡。瞞然而慚曰(9):“陰慘之氣,非但不為君利;若此之為,則生前之垢(10),西江不可濯矣(11)。會合有時,今 日尚未。”問:“何時?”但笑不言。封問:“飲乎?”答曰:“不飲。”封曰:“坐對佳人,悶眼相看,亦復何味?”女曰:“妾生平戲技,惟諳打馬(12)。但兩人寥落,夜深又苦無局(13)。今長夜莫遣,聊與君為交線之戲(14)。”封從之。促膝戟指(15),翻變良久,封迷亂不知所從;女輒口道而頤指之(16),愈出愈幻,不窮于術。封笑曰:“此閨房之絕技也。”女曰:“此妾自悟,但有雙線,即可成文(17),人自不之察耳。”更闌頗怠,強使就寢,曰:“我陰人不寐,請自休。妾少解按摩之術,愿盡技能,以侑清夢(18)。”封從其請。女疊掌為之輕按,自頂及踵皆遍;手所經,骨若醉。既而握指細擂,如以團絮相觸狀,體暢舒不可言。擂至腰,口目皆慵;至股,則沉沉睡去矣。及醒,日已向午,覺骨節輕和,殊于往日。心益愛慕,繞屋而呼之,并無響應。日夕,女始至。封曰:“卿居何所,使我呼欲遍?”曰:“鬼無常所,要在地下。”問:“地下有隙,可容身乎?”曰:“鬼不見地,猶魚不見水也。”封握腕曰:“使卿而活,當破產購致之。”女笑曰:“無須破產。”戲至半夜,封苦逼之。女曰:“君勿纏我。有浙娼愛卿者,新寓北鄰,頗極風致。明夕,招與俱來,聊以自代,若何?”封允之。次夕,果與一少婦同至,年近三十已來,眉目流轉,隱含蕩意。三人狎坐,打馬為戲。
    局終,女起曰:“嘉會方殷(19),我且去。”封欲挽之,飄然已逝。兩人登榻,于飛甚樂(20)。詰其家世,則含糊不以盡道,但曰:“郎如愛妾,當以指彈北壁,微呼曰'壺盧子’,即至。三呼不應,可知不暇,勿更招也。”天曉,入北壁隙中而去。次日,女來。封問愛卿。女曰:“被高公子招去侑酒,以故不得來。”因而剪燭共話(21)。女每欲有所言,吻已啟而輒止(22);固詰之,終不肯言,唏噓而已。封強與作戲,四漏始去。自此二女頻來,笑聲常徹宵旦,因而城社悉聞(23)。典史某,亦浙之世族(24),嫡室以私仆被黜(25)。繼娶顧氏,深相愛好;期月夭殂(26),心甚悼之。聞封有靈鬼,欲以問冥世之緣,遂跨馬造封(27)。封初不肯承,某力求不已,封設筵與坐,諾為招鬼妓。日及曛,叩壁而呼,三聲未已,愛卿即入。舉頭見客,色變欲走,封以身橫阻之。某審視,大怒,投以巨碗,溘然而滅(28)。封大驚,不解其故,方將致詰。俄暗室中一老嫗出,大罵曰:“貪鄙賊!壞我家錢樹子!三十貫索要償也(29)!”以杖擊某,中顱。某抱首而哀曰:“此顧氏,我妻也。少年而殞,方切哀痛;不圖為鬼不貞。于姥乎何與?”嫗怒曰:“汝本浙江一無賴賊,買得條烏角帶(30),鼻骨倒豎矣(31)!汝居官有何黑白?袖有三百錢,便而翁也!神怒人怨,死期已迫。汝父母代哀冥司,愿以愛媳入青樓(32),代汝償貪債,不知耶?”言已,又擊。某宛轉哀鳴。方驚詫無從救解,旋見梅女自房中出,張目吐舌,顏色變異,近以長簪刺其耳。封驚極,以身幛客。女憤不己。封勸曰:“某即有罪,倘死于寓所,則咎在小生。請少存投鼠之忌(33)。”女乃曳嫗曰:“暫假馀息(34),為我顧封郎也。”某張皇鼠竄而去。至署,患腦痛,中夜遂斃。次夜,女出,笑曰:“痛快!惡氣出矣!”問:“何仇怨?”女曰:“曩已言之:受賄誣奸。銜恨已久,每欲浼君,一為昭雪。自愧無纖毫之德,故將言而輒止。適聞紛拏(35),竊以伺聽,不意其仇人也。”封訝曰:“此即誣卿者耶?”曰:“彼典史于此,十有八年;妾冤歿十六寒暑矣。”問:“嫗為誰?”曰:“老娼也。”又問愛卿,曰:“臥病耳。”因囅然曰:“妾昔謂會合有期,今真不遠矣,君嘗愿破家相贖,猶記否?”封曰:“今 日猶此心也。”女曰:“實告君:妾歿日,已投生延安展孝廉家。徒以大怨未伸,故遷延于是。請以新帛作鬼囊,俾妾得附君以往,就展氏求婚,計必允諧。”封慮勢分懸殊(36),恐將不遂。女曰:“但去無憂。”封從其言。女囑曰:“途中慎勿相喚;待合巹之夕,以囊掛新人首,急呼曰:'勿忘勿忘!’封諾之。才啟囊,女跳身已入。
    攜至延安,訪之,果有展孝廉,生一女,貌極端好;但病癡,又常以舌出唇外,類犬喘日(37)。年十六歲,無問名者(38)。父母憂念成痗(39)。封到門投刺,具通族閥。既退,倩媒致辭。展喜,贅封于家。女癡絕,不知為禮,使兩婢扶曳歸室。群婢既去,女解衿露乳,對封憨笑。封覆囊呼之。女停眸審顧,似有凝思。封笑曰:“卿不識小生耶?”舉之囊而示之。女乃悟,急掩衿,喜共燕笑(40)。詰旦,封入謁岳。展慰之曰:“癡女無知,既承青眷(41),君倘有意,家中慧婢不乏,仆不靳相贈(42)。”封力辨其不癡。展疑之。無何,女至,舉止皆佳,因大驚異。女但掩口微笑。展細詰之,女進退而慚于言(43)。封為略述梗概。展大喜,愛悅逾于平時。使子大成與婿同學,供給豐備。年余,大成漸厭薄之(44),因而郎舅不相能(45);廝仆亦刻疵其短(46)。展惑于浸潤(47),禮稍懈。女覺之,謂封曰:“岳家不可久居;凡久居者,盡阘茸也。及今未大決裂,宜速歸。”封然之,告展。展欲留女,女不可。父兄盡怒,不給輿馬。女自出妝資貰馬歸(48)。后展招令歸寧,女固辭 不往。后封舉孝廉,始通慶好。
    異史氏曰:“官卑者愈貪,其常情然乎?三百誣奸,夜氣之牿亡盡矣(49)。奪嘉偶,入青樓,卒用暴死(50)。吁!可畏哉!”
    康熙甲子(51),貝丘典史最貪詐(52),民咸怨之。忽其妻被狡者誘與偕亡。或代懸招狀云(53):“某官因自己不慎,走失夫人一名。身無馀物,止有紅綾七尺,包裹元寶一枚,翹邊細紋,并無闕壞(54)。”亦風流之小報也(55)。
    聊齋志異《梅女》翻譯
    太行人封云亭,青年喪妻,十分寂寞,便到府城去散心。有一天正在旅店里歇息,一陣睡意朦朧,隱隱約約地看見墻上顯出一個年輕女子的身影,像是一幅畫懸在那里。起初封生還嘲笑自己想老婆想瘋了,可凝神注視了好半天,畫影并不消失;再湊近細瞧,更清晰了:真真切切一個少女,卻是一臉苦相,伸著舌頭,脖上還掛著繩套。封生正在驚愕不定,那少女卻像要從墻上慢慢走下來。封生知道碰上吊死鬼了,然而大白天,膽子總是壯些,便說:“娘子不必嚇唬小生。您如有奇冤,小生可以為您效力。”這一說,女子身影真地落下來了,說:“你我萍水相逢,怎敢貿然以大事相托呢?然而九泉之下的枯骨,這么多年了,舌頭縮不回去,繩套也脫不掉,實在是苦不堪言。求求您,讓主人砍斷這屋梁,燒掉它,您對我就恩重如山了。”封生答應去辦,影子也就消失了。封生就招呼店主人來,打聽這是怎么回事。店主人介紹說:“十多年前,這里是梅家的住宅。一天夜里小偷進來,被梅家逮住了,送到縣府里交給典史。不料典史接受了小偷的三百文錢賄賂,竟誣陷梅家女兒與小偷通奸,要把梅女拘上大堂,讓法醫檢驗。梅女聽說后,就上吊死了。不久,梅家夫婦也相繼去世,宅院就歸了我。這些年,旅客常說見鬼見怪的,可總也沒法兒讓它安靜下來。”封生便把吊死鬼的要求轉達給店主人。店主人一盤算,拆掉房頂換大梁,耗資太大,負擔不起,面有難色。封生便慷慨解囊相助,完成了這項工程。修好之后,封生依舊住在這座房子里。
    夜間,梅女來了,翩翩然一個萬福,向封生表示感謝。言談之間,喜氣洋洋,舉手投足,窈窕輕盈,原來是個十分秀氣的姑娘。封生不禁油然而生愛慕之心,梅女卻凄然而又羞澀地說:“鬼的陰氣,對您是有害的。再說這樣私合,我生前的恥辱,豈不是淘盡西江之水也洗不清了嗎?咱們將來肯定會美滿地結合,現 在還不到時候。”封生忙問:“要到什么時候?”梅女嫣然一笑,不再作聲。封生說:“喝點酒吧?,梅女說:“我不會飲酒。”封生不禁笑起來:“坐對佳人,光是默默地對著眼兒看,又有什么味道啊!”梅女說:“我生平的喜好,只有下打馬棋。可是只兩人下也不熱鬧;再說深更半夜的,也沒處去找棋盤。的確,長夜也夠難打發的,那我就跟您玩翻線花的游戲吧。”封生只好依他。兩人促膝盤坐,封生叉開手指,梅女翻弄起來。真沒想到,這小小玩藝兒,竟然變幻無窮。工夫一長,封生竟糊涂起來,不知該如何動作了。梅女笑著教他,又用眼神示意,愈變愈奇,愈奇愈妙。封生樂不可支地說:“這真是閨房里的絕技啊!”梅女說:“這玩法是我自己悟出來的。只要有這兩根線,就可以織成任何花紋圖案,不過一般人不細心揣摩罷了。”夜深了,玩累了,梅女就讓封生就寢。她說:“我是陰間的人。是不睡覺的。你自己歇息吧。我小時候懂點按摩術,愿意奉獻小技,幫您做個美夢吧。”梅女開始按摩,先是兩手疊起,輕揉慢搓,從頭到腳按摩一遍。梅女細手所過之處,封生覺得骨肉松緩,像醉了似的,懶洋洋的。接著梅女又輕握拳頭細細捶擂了一遍,封生更覺得如同被棉絮團兒敲打一樣,渾身舒暢,妙不可言。擂到腰間,已經閉目合眼,懶懶地要睡了。到大腿,已經沉沉進入夢鄉。
    封生一覺醒來,已是第二天中午。起床后只覺骨節輕松,和以往的感覺完全不同,心里更加愛慕梅女,繞著屋墻呼喚她的名字,卻沒有聲音答應。晚間,梅女才來了。封生心急地問:“你究意住在哪里?叫我呼喚了個遍!”梅女笑笑說:“鬼哪有一定的住處,總之在地下就是了。”封生忙問:“地下有縫,能容下你嗎?”梅女又說:“鬼不見地,如同魚不見水一樣。”封生握住梅女的手說:“只要能讓你活過來,我傾家蕩產,在所不惜!”梅女笑了笑說:“也用不著傾家蕩產。”兩人又開始玩翻線花的游戲,直到深夜。封生又苦苦逼迫梅女,梅女說:“你別纏我。有個浙江妓女,名叫愛卿,挺風流標致的,新近就住在北鄰。明 天晚上我招她來暫且陪你如何?”第二天晚上,梅女果然領來一個少婦,看去約三十歲,顧盼巧笑,媚眼飛情,一派風騷放蕩,這便是妓女愛卿了。三人湊在一起下“打馬棋”,棋罷梅女告辭,愛卿陪封生過夜。封生詢問愛卿的家世,愛卿含含糊糊,不肯明說,只是說:“您如果喜歡我,就用手指彈彈北間的墻壁,小聲喊'壺盧子’,我就會來。如果喊三聲還沒人答應,那就是我沒空兒,就別再喊了。”天明時,愛卿果然隱身到北墻上消失了。第二天晚上,梅女一個人來了,封生問愛卿為何不來,梅女說:“被高公子招去陪酒去了。”兩人坐下剪明燈燭敘談起來。正在興濃之際,梅女卻沉默了。一會兒動動嘴唇,像有話要說,可話到嘴邊又不出口。封生再三追問,梅女只是抽泣流淚,始終不肯明言。封生勉強拉她翻線花,到底打不起精神來,四更天便走了。
    此后,梅女常與愛卿一起到封生住處來,說笑聲通宵達旦,因而這事傳遍了全城,遠近皆知。恰巧有位典史,本是浙江的世族,因妻子與仆人通奸,被他休掉了;又娶了一個顧氏,感情倒是很好,不幸才一個多月就死了,所以心里老是思念她。現 在聽說封生有兩個鬼友,想向他打聽一點陰間情況,看自己與顧氏還有無緣分,于是騎馬來拜訪封生。起初,封 生不肯應承,經不起這位典史苦苦哀求,便設筵請典史飲酒,答應晚間招鬼妓來商量。日落天黑,室內暗下來之后,封生走到北墻,邊敲邊小聲呼喚了三聲。話音未落,愛卿已經出現了。誰知她抬頭一見典史,面色突變,扭頭便走。封生正要上前攔阻,這位典史早已氣得抓起一個大碗猛投過去,隨著“嘩啦”一聲響,愛卿飄然消失了。封生大吃一驚,正要問是何緣故,忽然一個老太婆從暗室里冒出來,開口便罵:“你這貪財害命的黑心賊!你砸壞了我家的搖錢樹!得賠我三十吊錢!”一邊罵,一邊掄起拐杖就打,恰巧打到典史的頭頂上。典史抱頭哀哭著喊:“那女子是顧氏,我老婆呀!我還正為她年輕輕的死了而哀痛呢,誰想到她作了鬼還不正經!可這與你這老婆子有何相干呢?”老太婆氣沖沖地斥責他說:“你本不過是浙江的一個無賴地痞,花錢買了這個臭官,戴上這條烏角帶子,鼻梁骨就倒豎起來朝了天啦!你當官有什么黑白?袖里有三百錢賄賂你,就是你親爹!你這神怒人怨的東西,死期就在眼前了!是你爹娘在陰司里再三哀求,情愿讓你媳婦入青樓當妓女,替你償還那些貪債,你自己還蒙在鼓里哪!”說罷,掄起拐杖又打,典史嚇得在地上打滾哀叫。封生在旁邊又驚訝又著急,又想不出辦法排解。忽見梅女從房中出來,一見典史,登時氣得張目結舌,臉色全白了,撲過來摘下頭簪照典史就刺。封生更嚇壞了,趕緊用身子遮住典史,勸說:“他即使有罪,可死在這里,小生就不好交待了。請您千萬投鼠忌器吧!”梅女一想,這才住手;又拉住老太婆:“那就為我封郎著想,暫時叫他再活一煞吧!”這位典史一見,慌忙抱頭鼠竄而去。聽說回到衙門就患了頭疼,半夜就死了。
    第二天晚上,梅女來了,一見面就興高采烈地說:“真痛快!總算出了這口惡氣!”封生這才問:“你們究竟有何仇怨?”梅女說:“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受賄誣奸的,就是這家伙!我含冤已經多年了。每每想求你替我伸冤昭雪,總是自愧對你還沒半點好處,所以才欲言又止。昨 天碰巧聽見打架,偷偷一聽,沒承想正是仇人!”封生也驚訝地說:“原來他就是誣害你的那個壞蛋!”梅女說:“他在這縣里當典史十八年了,我含冤而死也十六年了!”封生又問老太婆是誰,梅女說是一個老鴇兒;又問愛卿,梅女說:“她正在生病呢。”
    大冤已報,梅女這才微笑著對封生說:“我當初說過結合有期,現 在不遠了。你曾說過情愿傾家蕩產贖我,自己還記著嗎?”封生說:“今 天還是那份心思。”梅女說:“實話告訴你吧:我死的那天就已經轉生在延安展孝廉家了。只因為大仇未報,所以至 今滯留在這里。現 在請你用新布做一個小口袋把我的鬼魂裝上,讓我隨著你去。你到那里就向展家求婚,我保證他家一定答應。”封生還擔心兩家門第相差懸殊,不一定成功。梅女說:“放心,只管去吧。”又囑咐封生說:“途中千萬別呼喚我。待到成婚的晚上,將小布袋掛在新娘子頭上,趕緊呼喚'莫忘莫忘’,就大功告成了。”封生一一答應著。準備停當后,封生把小布袋打開,梅女跳了進去,然后一齊上延安。
    延安果然有個展孝廉,有個姑娘,長相挺俊,就是有癡呆病,舌頭又常伸在唇外,就像大熱天狗喘氣一樣,難看又嚇人,所以十六歲了,沒有敢來提親的,這簡直成了爹娘的一塊心病。封生先登門遞上帖子,介紹了自家情況;然后托媒說親。展家自然高興,便把封生招贅到家中來。舉行婚禮的時候,新娘子依然傻乎乎的,什么禮節也不懂,兩個婢女一邊一個扶著拖著才進了洞房。婢女們離開后,她竟然解開上衣大襟,露出乳房,直沖著封生憨笑。封生便取出小布袋掛在新娘子頭上低聲呼喚起來:“莫忘莫忘!”新娘子聽到呼喚聲,沉思起來,凝神對封生端詳著,目光漸漸亮起來。封生笑著說:“您不認得小生了嗎?”又舉著小布袋搖晃搖晃,新娘子清醒了,這才急忙掩上衣衿,兩人親親熱熱說笑起來。第二天清早,封生先上堂拜見岳父。展舉人安慰他說:“我閨女癡呆無知,蒙你看得起,既然成了親,你如有意,我家有些聰明丫鬟,你看中哪個,我一定贈給你,決不吝惜。”封生竭力辯白,說小姐并不傻,舉人倒疑惑不解起來。一會兒,女兒也上堂來拜親,舉止大方知禮,舉人更加驚異,女兒微微一笑而已。舉人詢問其中緣故,女兒羞澀難說,還是封生從旁把情由大體述說一番。舉人更加高興,比以前更疼愛這個女兒。從此讓兒子大成與封生一塊兒讀書學習,一切供應都很豐盛。
    過了一年多,先是大成逐漸對封生流露出瞧不起的神色,郎舅之間不再和睦;接著奴仆們也看人下菜碟,開始在主人面前講封生的壞話。展舉人聽多了流言蜚語,對封生的禮數也不那么講究了。展女覺察到這些,就勸封生說:“丈人家終究不是長久住處。那些長住丈人家的,全是些廢物。趁現 在還沒有大裂痕,咱還是早點回家吧。”封生也深以為然,于是向岳父告辭。舉人想留下閨女,展女不愿意。這一來,父親加兄長都火了,索性不給車馬。展女便拿出自己的首飾變賣了,雇了一套車馬回家。后來舉人還寫信讓女兒回娘家看看,展女堅持不去。直到封生中舉,兩家才通好往來。
    異史氏說:“官位卑下的越發貪贓枉法,人世的常情都是這樣的嗎?拿了三百吊錢就干起誣蔑人家通奸的事兒,這種人的良心已經喪盡了。把典史的美貌妻子奪過來,再把她送到妓院,最終再讓他突然死掉。哎!這種報應真是可怕呀!”
    康熙的甲子年間,在貝丘那個地方有個典史最為貪婪欺詐,老百姓都對他怨氣沖天。忽然間他的老婆被一個狡詐之徒用引誘的辦法拐走了。有個人代為懸掛一張尋人啟事說:“某某官員因為自己不夠謹慎,竟讓一位夫人跑掉了。她身邊沒有什么富余的東西,只帶有七尺紅綾,用它包裹著一顆元寶,元寶是翹邊細紋的,而且完整無缺,毫無損壞。”這也是對這個貪官的風流韻事的小小的報應吧!
    聊齋志異《梅女》賞析
    這個作品講了三個故事,一個是善心書生意外得佳偶的故事,一個是貪心典史橫遭報應的故事,一個是含冤女鬼復仇雪恨的故事。三個故事穿插交織在一起,所用的基本藝術手段是兩種,一是打破人鬼界限,二是巧用巧合方法。善心書生封云亭住進了梅女上吊的房間,幫助梅女焚梁取索,人鬼成為至交。由于梅女預知將’來的好姻緣,故不肯與封生茍合,在封生的強烈要求下,梅女只好請鬼妓出來解圍。沒想到鬼妓卻恰是梅女仇人的亡妻。又恰逢典史悼念亡妻,來求封生助他一通人鬼。典史沒想到亡妻卻在陰問做了鬼妓,頓時演了一場人夫打鬼妻、鴇母來幫忙的鬧劇,引動梅女出來看熱鬧,于是仇人相見,報仇雪恨。梅女懸索既解,又已懲罰仇人.便請封云亭攜帶她的靈魂前往她早已投胎降生之家,讓魂歸軀體,成就美好姻緣。
    作品對貪心典史的斥責懲罰是不遺余力的:他的前妻私仆,休棄以后續娶的妻子個把月就死了,而且在陰間做了鬼妓,作者借鬼鴇母之口明說是代他還貪債,這樣,就兩次把綠帽子扣在他的頭上,使他羞辱不堪。作者又讓鬼鴇母出來痛揭老底,把他罵得狗血淋頭,打得抱頭嚎叫,最后讓梅女出來報仇雪恨,長簪刺耳,在鬼鴇母和梅女的夾擊下,這個得了強盜三百錢就誣蔑梅女與強盜通奸的貪心典史.半夜就一命嗚呼了,而梅女卻朝氣蓬勃地走向了新的生命旅途,而且得到了美滿的姻緣。
    極有意趣的則是梅女靈魂歸體的情節。梅女因為頸索未解,又深仇未報,故雖已投生展家,卻靈魂淹留原處等待機會。所以展家姑娘雖容貌極好,卻常舌出唇外,作吊死鬼模樣,又魂未歸體,故憨癡呆傻。等到裝梅女靈魂的綢囊由封生攜往掛置頭上,靈魂一旦人竅歸體,展女頓時“舉止皆佳”,再無吐舌癡態。
    一個短篇故事,寫了人鬼仇,也寫了人鬼情,等仇人先等來情人,由情人引來仇人,仇報情深,共赴良緣,讀來趣味盎然,而所受啟示亦不少。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nqj0108  > 文學
    舉報
    [競彩]  已連中6期!大神密料帶你沖擊500萬,換車買房!
    [競彩]  申方劍爆紅4串1盈利1280%!首充即送99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小說 | 梅女
    白話聊齋志異故事:梅女(官卑者愈貪,其常情然乎?)
    【香港】聊齋之女鬼
    故事:女鬼謝罪
    看中國古典十大名著《聊齋志異》
    《聊齋志異》好在哪兒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四虎影视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