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聊齋志異《阿英》原文、翻譯及賞析

    2021.07.22

    聊齋志異《阿英》原文
    甘玉,字璧人 [1] ,廬陵人[1]。父母早喪。遺弟玨,字雙璧 [1] ,始五歲,從兄 鞠養[2]。玉性友愛,撫弟如子。后玨漸長,豐姿秀出[3],又惠能文。玉益 愛之,每曰:“吾弟表表[4],不可以無良匹。”然簡拔過刻[5],姻卒不就。 適讀書匡山僧寺[6],夜初就枕,聞窗外有女子聲。窺之,見三四女郎席地坐, 數婢陳設酒,皆殊色也。一女曰:“秦娘子,阿英何不來?”下坐者曰:“昨 自函谷來[7],被惡人傷右臂,不能同游,方用恨恨[8]。”一女曰:“前宵 一夢大惡,今猶汗悸。”下坐者搖手曰:“莫道,莫道!今宵姊妹歡會,言 之嚇人不快。”女笑曰:“婢子何膽怯爾爾[9]!便有虎狼銜去耶?若要勿言, 須歌一曲,為娘行侑酒[10]。”女低吟曰:“閑階桃花取次開[11],昨日踏 青小藥未應乖[12]。囑付東鄰女伴少待莫相催,著得鳳頭鞋子即當來。”吟 罷,一座無不嘆賞。談笑間,忽一偉丈夫岸然自外入[13],鶻睛熒熒[14], 其貌獰丑。眾啼曰:“妖至矣!”倉卒哄然,殆如鳥散。惟歌者婀娜不前[15], 被執哀啼,強與支撐[16]。丈夫吼怒,龁手斷指,就便嚼食。女郎踣地若死。 玉憐側不可復忍,乃急抽劍拔關出[17],揮之,中股;股落,負痛逃去。扶 女入室,面如塵土,血淋衿袖;驗其手,則右拇斷矣。裂帛代裹之。女始呻 曰:“拯命之德,將何以報?”玉自初窺時,心已隱為弟謀,因告以意。女 曰:“狼疾之人[18],不能操箕帚矣。當別為賢仲圖之[19]。”詰其姓氏, 答言:“秦氏。”玉乃展衾,俾暫休養;自乃襆被他所。曉而視之,則床已 空,意其自歸。而訪察近村,殊少此姓;廣托戚朋,并無確耗。歸與弟言, 悔恨若失。
    玨一日偶游涂野[20],遇一二八女郎,姿致娟娟[21],顧之微笑,似將 有言。因以秋波四顧而后問曰:“君甘家二郎否?”曰:“然。”曰:“君 家尊曾與妾有婚姻之約[22],何今日欲背前盟,另訂秦家?”玨云:“小生幼孤[23],夙好都不曾聞,請言族閥,歸當問兄。”女曰:“無須細道,但 得一言,妾當自至。”玨以未稟兄命為辭。女笑曰:“呆郎君[24]!遂如此 怕哥子耶?妾陸氏,居東山望村。三日,當候玉音[25]。”乃別而去。玨歸, 述諸兄嫂。兄曰:“此大謬語!父歿時,我二十余歲,倘有是說,那得不聞?” 又以其獨行曠野,遂與男兒交語,愈益鄙之。因問其貌。玨紅徹面頸,不出 一言。嫂笑曰:“想是佳人。”玉曰:“童子何辨妍媸[26]?縱美,必不及 秦;待秦氏不諧,圖之未晚。”玨默而退。逾數日,玉在途,見一女子零涕 前行。垂鞭按轡而微睨之,人世殆無其匹[27]。使仆詰焉,答曰:“我舊許 甘家二郎;因家貧遠徙,遂絕耗問。近方歸,復聞郎家二三其德[28],背棄 前盟。往問伯伯甘壁人[29],焉置妾也?”玉驚喜曰:“甘壁人,即我是也。 先人曩約,實所不知。去家不遠,請即歸謀。”乃下騎授轡,步御以歸[30]。 女自言:“小字阿英,家無昆季[31],惟外姊秦氏同居[32]。”始悟麗者即 其人也。玉欲告諸其家,女固止之。竊喜弟得佳婦,然恐其佻達招議[33]。 久之,女殊矜莊[34],又嬌婉善言。母事嫂,嫂亦雅愛慕之。
    值中秋,夫妻方狎宴,嫂招之。玨意悵惘。女遣招者先行,約以繼至; 而端坐笑言良久,殊無去志。玨恐嫂侍久,故連促之。女但笑,卒不復去。 質旦,晨妝甫竟,嫂自來撫問[35]:“夜來相對[36],何爾怏怏[37]?”女 微哂之。玨覺有異,質對參差[38]。嫂大駭:“茍非妖物,何得有分身術?” 玉亦懼,隔簾而告之曰[39]:“家世積德,曾無怨仇。如其妖也,請速行,幸勿殺吾弟!”女靦然曰:“妾本非人,只以阿翁夙盟,故秦家姊以此勸駕[40]。自分不能育男女,嘗欲辭去,所以戀戀者,為兄嫂待我不薄耳。令既 見疑,請從此訣。”轉眼化為鸚鵡,翩然逝矣。初,甘翁在時,蓄一鸚鵡甚 慧,嘗自投餌[41]。時玨四五歲,問:“飼鳥何為?”父戲曰:“將以為汝 婦。”間鸚鵡乏食,則呼玨云:“不將餌去,餓煞媳婦矣!”家人亦皆以此 為戲。后斷鎖亡去。始悟舊約云即此也。然玨明知非人,而思之不置;嫂懸 情猶切,旦夕啜泣。玉悔之而無如何。
    后二年為弟聘姜氏女,意終不自得。有表兄為粵司李[42],玉往省之, 久不歸。適土寇為亂,近村里落,半為丘墟。玨大懼,率家人避山谷。山上 男女頗雜,都不知其誰何。忽聞女子小語,絕類英。嫂促玨近驗之,果英。 玨喜極,捉臂不釋。女乃謂同行者曰:“姊且去,我望嫂嫂來。”既至,嫂 望見悲哽。女慰勸再三,又謂:“此非樂土。”因勸令歸。眾懼寇至,女固 言:“不妨。”乃相將俱歸。女撮土攔戶,囑安居勿出,坐數語,反身欲去。 嫂急握其腕,又今兩婢捉左右足,女不得已,止焉。然不甚歸私室;玨訂之 三四,始為之一往。嫂每謂新婦不能當叔意[43]。女遂早起為姜理妝,梳竟, 細勻鉛黃[44],人視之,艷增數倍;如此三日,居然麗人。嫂奇之,因言:“我又無子。欲購一妾,姑未遑暇[45]。不知婢輩可涂澤否?”女曰:“無 人不可轉移,但質美者易為力耳。”遂遍相諸婢,惟一黑丑者,有宜男相[46]。 乃喚與洗濯,已而以濃粉雜藥末涂之,如是三日,面色漸黃[47];四七日, 脂澤沁入肌理,居然可觀。日惟閉門作笑,并不計及兵火。一夜,噪聲四起, 舉家不知所謀。俄聞門外人馬鳴動,紛紛俱去。既明,始知村中焚掠殆盡; 盜縱群隊窮搜,凡伏匿岸穴者,悉被殺擄。遂益德女,目之以神。女忽謂嫂 曰:“妾此來,徒以嫂義難忘,聊分離亂之憂。阿伯行至,妾在此,如諺所 云,非李非桃[48],可笑人也。我姑去,當乘間一相望耳。”嫂問:“行人 無恙乎?”曰:“近中有大難。此無與他人事,秦家姊受恩奢,意必報之, 固當無妨。”嫂挽之過宿,未明已去。玉自東粵歸[49],聞亂,兼程進[50]。途遇寇,主仆棄馬,各以 金束腰間,潛身叢棘中。一秦吉了飛集棘上[51],展翼覆之。視其足,缺一 指,心異之。俄而群盜四合,繞莽殆遍,似尋之。二人氣不敢息。盜既散, 鳥始翔去。既歸,各道所見,始知秦吉了即所救麗者也。后值玉他出不歸; 英必暮至;計玉將歸而早出。玨或會于嫂所,間邀之,則諾而不赴。一夕, 玉他往,玨意英必至,潛伏候之。未幾,英果來,暴起,要遮而歸于室[52]。 女曰:“妾與君情緣已盡,強合之,恐為造物所忌[53]。少留有馀,時作一 面之會,如何?”玨不聽,卒與狎。天明,詣嫂,嫂怪之。女笑云:“中途 為強寇所劫,勞嫂懸望矣。”數語趨出。居無何,有巨貍銜鸚鵡經寢門過。 嫂駭絕,固疑是英。時方沐[54],輟洗急號,群起噪擊,始得之。左翼沾血, 奄存馀息[55]。把置膝頭,撫摩良久,始漸醒。自以喙理其翼[56]。少選, 飛繞中室,呼曰:“嫂嫂,別矣!吾怨玨也!”振翼遂去,不復來。
    聊齋志異《阿英》翻譯
    甘玉,字璧人,廬陵縣人。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留下個弟弟叫甘玨,字雙璧,從五歲起就由哥哥撫養。甘玉性情友愛,對待弟弟如同自已的兒子。后來甘玨漸漸長大,生得一表人材,秀美出眾,而日很聰明,文章寫得好,甘玨更加喜愛他,常說:“我弟弟才貌出眾,不能不找個好媳婦。”但是由于過分挑剔,始終沒有找到滿意的。
    這時,甘玉在匡山寺廟里讀書。一天夜里,剛躺下,聽到窗外有女子說話的聲音。他偷偷一看,見有三四個女郎席地而坐,幾個婢女正擺酒上菜,都長得特別漂亮。一個女子說:“秦娘子,阿英為什么沒來?”那個坐在下座的女子說:“昨天她從函谷關來,被惡人傷了右臂,不能一起來玩,她正因此遺憾呢。”另一個女子說:“我前天夜里做了個惡夢,今天想起來還嚇得冒汗呢。”下座的女子忙搖手說:“不要說!不要說!今晚上姐妹們歡聚相會,說了嚇人的話讓人不痛快。”女子笑著說:“看你那膽怯的樣子!難道真有虎狼把你給叼去嗎?你要是不讓我說,必須唱一首歌,為我們助酒。”那女子便低聲唱道:“閑階桃花取次開,昨日踏青小約未應乖。囑咐東鄰女伴少待莫相催,著得鳳頭鞋子即當來。”唱完,滿座人無不贊賞。正說笑著,忽然一個高大的男人從外邊闖進來,鷹樣的眼睛,閃閃發光,相貌丑陋可怕。女郎們哭喊著:“妖怪來了!”像驚弓之鳥一樣一哄而散。只有剛才唱歌的那個女子體態柔弱,落在后面,被那男人抓住。女子痛苦地哭叫著,拼命掙扎。那男人生氣地大吼一聲,咬斷了她的手指,就勢嚼了起來。女子躺在地上,像死了一樣。甘玉憐憫之心頓起,再也忍耐不住,急忙抽出劍,開門沖出去,向那男人一劍砍去,砍掉了大腿,那人忍痛逃走了。甘玉扶女子進屋,見她面如土色,血流滿了衣袖。看她的手,右手拇指已經斷了。甘玉撕下一塊布,給她包好,女子才呻吟著說:“救命之恩,讓我怎樣報答呢?”甘玉自從看到她時,心中已經暗暗為弟弟盤算,就把自己的意思告訴了女子。女子說:“我這樣一個殘疾之人,不能操持家務了。應當另外為令弟找一個好的。”甘玉問她姓氏,女子回答說;“姓秦。”甘玉給她鋪好被褥,讓她暫時在這里休養,自己抱著鋪蓋到別處去睡了。第二天一早,甘玉來看那女子,床上卻已經空了。甘玉想,她一定是自己回去了。但是訪察了鄰近的村子,并沒有姓秦的。他又到處托親戚朋友打聽,也沒有個確實的消息。回去與弟弟說起這事,還悔恨得像丟失了什么寶貝似的。
    甘玨一天偶爾到野外游玩,遇見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風姿美好,看著甘玨微笑,像有話要說。她四面看了看,問甘玨說:“你可是甘家的二郎嗎?”甘玨回答說:“是。”少女說:“令尊曾給你和我訂過婚約,你怎么今天想違背婚約,另外跟秦家訂婚呢?”甘玨說:“小生幼年失去父母,家中的親戚朋友我都不知道。請告訴我你的家世,我回去問我哥哥。”那少女說:“沒必要細說,只要你一句話,我自己會到你家去的。”甘玨以沒有稟告哥哥為由推辭了,少女說:“呆郎君!你就這么怕你哥哥呀!我姓陸,住在東山望村。三天之內,等你的回信。”說完就告辭走了。甘玨回家,跟哥嫂講了這事,哥哥說:“簡直是胡說八道!父親去世時,我都二十多歲了,如果有這事,我能沒聽說?”又覺得那女子一人在野外行走,還與男子隨便搭話,更加看不起她。甘玉又問起她的相貌,甘玨面紅耳赤,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嫂子笑著說:“想來一定是位美人了?”甘玉說:“小孩子哪分得出美丑?就算美,也肯定比不上秦姑娘。等秦姑娘的事不成,再考慮她也不晚。”甘玨默默地退了下去。
    過了幾天,甘玉在路上見一個女子在前面邊哭邊走,便垂下鞭子按住韁繩,微微斜眼一看,見是個舉世無雙的美麗少女,便叫仆人去問她為什么這樣傷心。少女回答說:“我以前許給甘家老二,因為家里窮,搬到很遠的地方去了,跟甘家斷絕了音信。最近剛回來,聽說甘家三心二意要背棄前約。我想去問問大伯子甘璧人,怎么安置我?”甘玉驚喜地說:“甘璧人就是我。先父在世時訂的婚約,我實在不知道。這兒離家不遠,請你到家里再商量。”于是從馬上下來,把韁繩交給少女,讓她騎著,自己牽馬步行,一塊回家。少女自己說:“我小名叫阿英,家里沒有兄弟,只有一個表姐秦氏和我住在一起。”甘玉這時才明白阿英就是弟弟遇見的那個美人。甘玉想告訴她家里的人,阿英再三阻止。甘玉暗暗高興弟弟得到這么一位俊媳婦,但又怕她輕浮不莊重,招人議論。可住了很長時間,阿英非常矜持端莊,又溫柔會說話,對嫂子像母親一樣,嫂子也非常喜歡她。
    到了中秋佳節,甘玉夫妻倆正在吃酒說笑,嫂子讓人來叫阿英。甘玨心里有些不高興。阿英就讓來人先回去,說自己馬上就到。可她端坐在那兒跟甘玨說笑了很長時間,也沒有去的意思。甘玨怕嫂子等久了,就連連催促她。阿英只是笑,一直沒有去。
    第二天一早,阿英剛梳妝完,嫂子親自過來問候,說:“昨天夜里在一起時,為什么老是不快樂?”阿英微微笑了一下,沒說話。甘玨覺得奇怪,再三詢問,發現了破綻。嫂子大吃一驚說:“如果不是妖怪,怎么會有分身術!”甘玉也害怕起來,隔著簾子告訴阿英說:“我們家世代積德行善,從來沒跟人結過怨仇。如果你真是妖怪的話,請馬上走,別傷害我弟弟!”阿英不好意思地說:“我原本不是人,只是因為老公公在世時訂的婚約,所以秦家表姐也勸我來完婚。我自己明白不能生男育女,曾經想離開你們;之所以戀戀不舍,是因為兄嫂待我太好了。如今既然被懷疑,就從此永別吧!”說完,轉眼就變成一只鸚鵡,翩翩飛走了。當初,甘父在世時,養了一只鸚鵡,非常聰明,甘父常常親自喂食。當時甘玨才四五歲,問父親說:“養鳥干什么?”甘父開玩笑說:“給你作媳婦啊。”有時鸚鵡沒食吃了,甘父就喊甘玨說:“還不拿吃的給鸚鵡?要餓煞你媳婦了!”家里人也都拿這話來取笑甘玨。后來,鸚鵡掙斷鎖鏈,不知飛到什么地方去了。甘玉想到這里,才醒悟女子說的婚約指的就是這個。可是甘玨明知她不是人,仍然想著她。嫂子想得更厲害,整天傷心落淚。甘玉也很后悔,但也無可奈何。
    兩年后,甘玉為弟弟聘娶了姜氏女,可甘玨始終覺得不如意。甘氏兄弟有個表兄在廣東當司李。甘玉到廣東去探望他,去了很久也沒回來。恰在這時,家鄉遇上土匪作亂,附近的村落多半都成了廢墟。甘玨非常害怕,帶領全家人躲避到了山谷里。在山谷避難的人很多,誰也不認識誰。甘玨忽然聽見有個女子小聲說話,聲音很像阿英。嫂子催促他過去看看,甘玨走近一看,果然是阿英。甘玨高興極了,捉住阿英的手臂不放松。阿英對同行的人說:“姐姐先走吧,我看看嫂子就來。”阿英來到嫂子跟前,嫂子看見她,傷心地哭起來,阿英再三勸說,又說:“這里不是安全的地方。”勸他們回家。甘玨害怕土匪會到村里去,阿英再三說:“不要緊。”就和他們一同回去了。阿英撮了一些土攔在門外,囑咐家里人安心在家中住著,不要出門。坐著說了幾句話,阿英轉身想走。嫂子急忙握住她的手腕,又叫兩個婢女捉住她的雙腳。阿英沒有辦法,只好住下了。但是阿英卻不到甘玨房里去,甘玨約她三四次,她才去一次。嫂子常對阿英說新娶的姜氏媳婦不能讓小叔子滿意。阿英便每天早上起來給姜氏梳妝打扮,梳理好了頭發,又細心地為她搽勻脂粉。人們再看姜氏,比往日漂亮了幾倍。如此三天,姜氏居然變成一個美人。嫂子覺得奇怪,就對阿英說:“我沒有兒子,想買個小妾,暫時沒空去買。不知道婢女是不是也能變成美人?”阿英說:“沒有人不可以變美,只是本質好一點的容易些罷了。”嫂子就把所有的婢女叫來,讓阿英相看。只有一個又黑又丑的婢女,有生男孩的相貌。阿英就把她叫來,給她洗了澡,洗了臉,然后用濃濃的粉和了藥末給她抹上。過了三天,這個婢女的臉漸漸由黑變黃;又過了幾天,粉脂的光澤慢慢沁入肌膚,居然變得很好看了。
    阿英他們每天關著門在房里說笑,根本不想土匪的事。一天夜里,村里突然一片吵嚷聲,全家人都嚇得不知怎么辦好。不一會兒聽到門外人喊馬叫,土匪紛紛離去。天亮以后,才知道村里已被燒光搶盡了。強盜們一隊一伙地四處搜尋,凡是藏在山谷洞穴里的人,都被搜出來殺了,或是抓走了。于是甘家的人更加感激阿英,把她當作神仙看待。阿英忽然對嫂子說:“我這次來,是因為忘不了嫂子的情義,暫時為你們分擔離亂的憂愁。哥哥不久就要回來了,我在這里,就像俗話說的,非李非桃,不倫不類,讓人笑話。我要走了,有時間我會再來看望你們的。”嫂子問:“你哥哥在路上沒事吧?”阿英說:“最近有大難。但這不關別人的事,秦家姐姐受過哥哥的恩惠,我想一定會報答他,所以不會有什么事。”嫂子留她過夜,天不亮阿英就走了。
    甘玉從廣東回來,聽說家鄉鬧土匪,便日夜兼程地往回趕。路上遇到賊寇,主仆二人把馬扔了,各自把銀子扎在腰間,鉆進棘叢中躲避。這時,一只秦吉了鳥飛落到荊棘上,展開翅膀遮蓋住了他們。甘玉見它的腳缺一個指頭,心中感到奇怪。不一會兒,賊寇從四面包圍過來,在荒草叢棘中走來走去,好像在尋找他們。主仆二人嚇得連氣都不敢出,直到盜寇走光了以后,那只鳥才飛走了。甘玉回家后,一家人各自述說了自己的見聞,甘玉才知道那只秦吉了鳥就是自己曾救過的秦姑娘。
    后來,每當甘玉外出不回來,阿英晚上一定來。估計甘玉要回來了,第二天便早早地走了。甘玨有時在嫂子房里遇到阿英,瞅機會邀她到自己屋去,阿英只是答應,卻不肯去。
    一天夜里,甘玉出門了。甘玨想阿英一定會來,就藏在一邊等她。不久,阿英果然來了,甘玨突然出來,把她攔截住,硬要她到自己房里去。阿英說:“我與你的情緣已經完了,強合在一起,恐怕會遭到上天的懲罰。不如留些余地,以后我們還可以常見面的,怎么樣?”甘玨不聽,又和她做起夫妻之事。天亮后,阿英去見嫂子,嫂子怪她為什么昨夜沒來,阿英笑著說:“半路上被強盜劫了去,讓嫂子白等了一個晚上。”說了幾句話,便轉身走了。不多久,有一只很大的貍貓叼著一只鸚鵡從嫂子臥室門前經過。嫂子一見,驚駭極了,懷疑那鸚鵡是阿英。當時嫂子正在洗頭發,趕忙住手大聲呼叫。家里人一起連打帶喊,才把它救下來。鸚鵡的左翅膀沾滿了血,已經奄奄一息了。嫂子把它放在膝蓋上,撫摩了很久,才漸漸蘇醒,自己用嘴整理著翅膀。一會兒,鸚鵡在房子里轉著圈子飛起來,大聲說:“嫂子,告別了!我怨甘玨呀!”振動著翅膀飛走了,從此再也沒回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nqj0108  > 文學
    舉報
    [競彩]  已連中6期!大神密料帶你沖擊500萬,換車買房!
    [競彩]  申方劍爆紅4串1盈利1280%!首充即送99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蒲松齡:阿英
    故事:兒時一句戲言,多年后,鸚鵡真的成了老婆
    一線養蜂小農:聊齋志異連環畫「阿英」阿英為何怨恨甘鈺?
    《聊齋志異》· 卷七(1)
    86版《聊齋》沒有整容古香古色的10大絕色美人,你喜歡哪個?
    《聊齋志異 阿繡》(卷七)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四虎影视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