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古代真實的奴婢階層:簽了賣身契,就是主人的“掌中之物”

    2021.12.20

    古代社會,人分三六九等,職業也分三教九流,士農工商自然屬上九流,享有較高的社會地位,而之外,有如戲娼儒丐,則處于社會底層,若把目光再俯向社會架構更低處,便可可以看到古代社會里最卑微的職業——奴婢。

    男為奴,女為婢,處于社會末流,比乞丐和娼妓的地位更為卑賤,喪失最基本的人格和自由,終身依附于他人檐下,委身受命于人供人勞役,并且往往是一次性買斷或者完全無償,可以說,古代人一旦為奴,相比于鮮活的人,則更像供“主人”隨意把玩的“私人物件”。

    中國古代最早的奴婢是來自于戰爭,從殷墟甲骨文和西周銅器銘文可以看出,無論是商、周王朝或是其敵對的部落都力爭在軍事行動中擒獲戰俘并掠取對方人口,而所獲得的的大量俘虜,一部分用來祭祀,而相當一部分則會淪為奴隸。

    在戰國時期,奴隸的流通更加頻繁,除了俘虜,官家還將罪犯以及罪犯的家屬一起收為奴隸。

    而平常大戶人家的奴婢大都是從貧困人家買入,我們從影視劇中常見的“賣身為奴”即是此種情形。

    賣身為奴的往往是一些走投無路的窮人,又或者是為了抵債而被強制為奴,不管怎樣,一旦簽下“賣身契”,也相當于丟棄了尊嚴和自由。

    淪為奴婢之后,首先就是失去姓名,在宗族觀念尤為強烈的古代,這必然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剝奪姓名,是主人宣告對奴婢的所有權,一般只是隨便用一個代號代替。

    周星馳經典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唐伯虎為了追求愛情主動賣身進入華府為奴,9527成了他的終身代號,作為低等下人,連代號都極為敷衍,后來因為出面保護了華家,才被賜名華安。

    在古代真實社會中確實如此,奴婢就算有朝一日有了擁有姓名的機會,也無法恢復自己的姓名,而是需要主人賜姓,當然這并不是一種恩賜,隨了主人的姓,同姓便不可成婚,這其實是為了避免自己的子孫與家奴子孫通婚。說到底,這還是因為根深蒂固的等級觀念所致,在主人眼中,一日為奴便終生為奴。

    作為奴婢,哪怕是恢復了自由之身,哪怕是恢復了自己的姓,在身份和地位上也是低人一等,此種身份甚至會延綿到子孫后代。

    所以,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唐伯虎為了秋香,付出的代價可謂之高。

    另外,即便是同為一家之奴,也依然存在不同等級,身份和地位也有差距。

    先入府的奴婢自然要比新人地位高的多,此外,根據奴婢的工作性質不同,地位也有差距。

    在《顏氏家訓》中,有“耕當問奴,織當問婢”的記載,可見古代的奴婢大體可分為苦力奴婢和雜事奴婢兩類,而實際上,在大戶人家,奴婢的種類還要更多。

    一般來說,與主人越親近的地位越高,如貼身婢女,貼身侍衛等。

    另外,有一技之長的奴婢能夠被主人賞識的,也有著較高的地位,如能歌善舞或者能詩善文的舞姬或書童等。

    在《唐伯虎點秋香》中,可以明顯看到“石榴姐”和“武狀元”的奴婢之中地位頗高,相當于“大管家”的形象,而當唐伯虎從“低等下人”變成兩位公子的“高級伴讀書童”之后,地位也隨之升高,連“武狀元”也不敢隨意招惹。

    不管是什么地位的奴婢,始終只是奴,如前所說,不僅沒有人格和自由,而在他人屋檐之下,還要處處受到管制,古代社會禮教森嚴,對于不能主宰自己命運的奴婢,稍有不慎,便會受到主人的懲罰,打罵都是小事,甚至小命難保。

    安徽博物館里曾有一份明朝萬歷年間的賣身契:

    洪三元,同妻李氏,男國勝,今因欠少食用,自愿出賣與洪相公名下為仆,得財禮銀十五兩正。住居譚渡祠屋看守墳墓,每年正月初二上門叩歲,清明拜掃,中元節,及送寒衣,主人上墳,務要在祠伺候。所種田園納租,每歲麥、豆、粟各一石三斗,干潔送納,不致短少。以上如有違失,以憑責治無辭。

    這一家人自愿賣給洪家為奴,共賣得15兩白銀,按照當今近白銀6元每克的價格來算,也不過4500元,這是當時是三個人的價格,此三人被安排到祠堂充當守墓人,做一些祭祀拜掃的事情,并且每年要上交一些糧食。

    看到了嗎,雖然事情不多,但主人也并沒讓他們閑著,無事的時候還要種地。

    這看起來與當今社會的“勞務合同”差別并不大,但注意到最后一句話“以上如有違失,以憑責治無辭”,如果有差池,主人任何懲罰也沒有怨言,雖然云淡風輕的一句話,但可見這已經是當時的主仆共識,賣身的同時,也賣掉了尊嚴和人格,以后日子過得好不好,全靠主人的好惡來定奪。

    而各家有各家的家訓和規矩,所以“賣身為奴”也堪稱第二次投胎,有些人遇到了性情溫和的主人,或是謀得了輕松的差事,而若遇到了家規嚴苛的人家,奴婢的生活恐怕就成了噩夢。

    紀昀《閱微草堂筆記》中有記載,某侍郎家中新買婢女,必須先教訓她們一頓,必引使長跪……教導后,即褫衣反接,撻百鞭,謂之試刑……”婢女剛進府就要被脫去衣服,挨上一百鞭子,直到不敢亂動亂喊才行,可謂變態至極。

    明代官員莊元臣留有《治家條約》,其中也列舉了用家規懲罰奴婢的事例,輕了扣錢,重了就是一頓鞭打。莊元臣總結的管教奴婢原則,非常簡單,“故為主者,長役使率作,使力疲于奔走而不暇”。用簡而易懂的話說,就是每天把奴婢折騰的精疲力盡,他們也就無心多想。

    按如今的話來說,就是精神和體力雙重虐待的PUA!

    而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的春梅和秋香等奴婢,還能在府中嬉戲玩耍放風箏,還住著單間,對于真實的奴婢來說,這恐怕想都不敢想。

    電影畢竟是電影,藝術化的創作模糊了我們對歷史最真實的窺探。

    電影中,化身家奴的唐伯虎最終如愿娶了華府婢女秋香,奴婢成婚,當真如此容易嗎?

    其實并非如此,在古代社會中,主人花錢買回來的奴婢,為了最大程度壓榨他們的價值,能夠允許他們成婚的少之又少。

    清康熙年間《龍游縣志》記載,婢女“自髫齡以至白首,概不字人。老死無夫,終身抱怨。”明萬歷年間《仙居縣志》記載,“士民之家,私畜民婢,垂老無夫……

    一般奴婢上了歲數,無力干活的時候,主人就會以“還以自由”的理由將之遣返,“老死無夫”“孤苦終生”往往是他們的結局。

    淪為奴婢的男男女女,對于愛情也只能是幻想,不僅難以婚配,還會時常受到主人的凌辱和折磨,尤其是婢女,被家中男主人霸占侮辱的情況時有發生,紅樓夢》中那個“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孫紹祖,忘恩負義、無恥狠毒,迎春被迫嫁給他后,受盡了委屈。迎春回娘家哭訴遭遇的時候,說孫紹祖“一味好色,好賭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婦丫頭將及淫遍”。

    婢女不敢反抗,只能忍受男主人的暴行,而家中的女主人也會因為嫉妒和怨恨處處使絆,婢女只能在夾縫中小心翼翼的生存,不管是在史料或是影視作品中,這類情節均不少見。

    可見,賣身為奴的古代人,大多是在社會最底層的塵埃里,艱難的偷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沐陽說  > 待分類
    舉報
    [競彩]  14連紅!顏強成功帶贏1800人
    [競彩]  楊毅、段冉全面解讀男籃歐錦賽,紅單不迷路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唐伯虎被賜名華安很正常,桃符被賜姓韋,卻有點陰謀
    古代的丫鬟一般都叫什么?
    唐朝的新羅婢:專人調教過的溫順奴婢,為何被唐人爭先恐后搶購?
    中國古代丫鬟的來歷和等級,通房丫頭竟然等同于小妾?
    從《金瓶梅》看明朝中后期奴婢的生存狀況和地位變化
    妾不如婢 易中天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四虎影视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