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有沒有那么一首詩,會讓你突然想起我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文/ 大圣

    唐開元年間,長江岸邊,黃鶴樓上。

    武漢黃鶴樓公園管理處處長王建國一面研磨,一面陪笑道:“李老師大駕光臨,不勝榮幸,請一定留下墨寶,以供天下瞻仰。”

    李白手捻胡須,應承道:“好說,好說。”在樓里來回踱步,打著腹稿。

    李白酷愛旅游,每到一處風景名勝,必定題詩留念,就算沒有王處長的盛情邀請,本也打算在這兒題首詩的。

    這是一項延續多年的優良傳統,不光是政府官員和文人騷客喜歡,老百姓也有這個愛好,黃鶴樓上上下下,到處都是留言題字,洋溢著濃郁的文化氣息。

    有打卡的:趙大寶到此一游;有泄憤的:李鐵柱大王八;有表白的:小麗我愛你;有打廣告的:祖傳老中醫,專治腎虛,陽痿早泄,陽而不舉,舉而不堅,堅而不久,久而不射,不孕不育。

    當然,也有講究一點兒的題詩,比如這首:

    長江長黃鶴樓黃,自從吃了鈣中蓋,

    一口氣上五樓啊,氣不喘來心不慌。

    作者署名:王建國。

    李白一面瀏覽,一面嘆氣:“哎,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斯文掃地,不堪入目。”

    正看著,忽然,只覺眼前一亮,一首題為《黃鶴樓》的七言絕句映入眼簾: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李白連讀數遍,忍不住擊節贊嘆:“好詩!好詩啊!”

    再看作者:崔顥,根本沒聽說過,李白當即陷入了沉思。

    此時的李白,已是社會公認的詩壇翹楚,名滿天下,難免有些偶像包袱:如此佳作竟出自一個無名作者之手,我題詩若不能超過他,豈不是自取其辱?

    正盤算著,王建國手捧筆墨,恭恭敬敬上前道:“李老師,都準備好了,請吧。”

    李白主意已定,轉身對王建國一拱手:“不好意思啊王處長,恕在下不能從命。”

    王建國一愣,什么情況?剛才答應好好的,怎么突然變卦了?對一個景區來說,名人的題詞非常重要,江西的滕王閣,山西的鸛雀樓,均因詩文而名揚四海,黃鶴樓今年能不能晉級5A景區,就指望李白的詩了。

    王建國小心翼翼地賠著笑:“您有什么要求盡管吩咐,潤筆費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李白一擺手:“不是錢的事兒。”

    王建國詫異:“那是因為啥呀?”

    李白用手一指:“眼前好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你這兒已經有一首曠世佳作了,實在是難以超越啊,李某甘拜下風,告辭了。

    說罷,轉身下樓,揚長而去。

    望著李白遠去的背影,王建國一時不知所措。要知道,李白一向以狂傲著稱,在業務上從來就沒服氣過誰,今天這是怎么了?

    辦公室主任趙大寶上來匯報:“王處,中午醉仙樓的包間已經安排好了。”

    王建國這才緩過神來,吩咐道:“飯局取消吧。”

    一指墻上的題詩:“你去打聽一下,這個崔顥是個什么來頭?”

    1

      

    也難怪大家不認識崔顥。

    崔顥是河南開封人,從小就喜歡寫詩,但是,盛唐時期,詩壇群星閃耀,崔顥的詩名完全被李白杜甫王維高適岑參孟浩然王之渙王昌齡賀知章等一眾大咖的光環所掩蓋,在這首《黃鶴樓》之前,小崔在業內確實沒什么名氣,好多人對他不熟,連名字都經常念錯,我打賭就算是現在,能背出崔顥第二首詩的人也不多。

    但崔顥也絕非等閑之輩,別的不說,光是家庭出身就能嚇你一跳,他是唐代頂級門閥士族“博陵崔氏”的后人。

    這個“博陵崔氏”是姜子牙的后裔,祖先因為封地在崔邑改姓崔,從漢朝開始就是名門望族,人才輩出,僅唐代就出過16個宰相,與之前說過的“京兆韋氏”不相上下。

    不光出身顯赫,作為名門之后,小崔自己也很爭氣,在校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19歲參加進士科舉,一舉成功,金榜題名,轟動一時。

    要知道,過去的進士可比清華北大難考多了,所謂“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意思是50歲能考上進士都算年輕的。后世白居易28歲中進士已經很厲害了,興奮地留下“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的詩句。

    像崔顥這樣不到二十歲就進士及第,是十分罕見的,與同齡人相比,崔顥可以說已經贏在了起跑線上,前途一片光明。

    考中進士三年后,崔顥被組織上分配到河南一個叫扶溝的國家級貧困縣,做了一名小小的縣尉,相當于縣公安局局長。

    為什么三年后才安排工作?而且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官?

    科普一下。在唐代,考上進士只是取得了任職資格,并不意味著馬上就能當官,還要經過吏部的考核,還要等職位空缺,等上個三年五載是很正常的。就算任職,一般也是從八品九品干起,只有狀元,才會授予七品縣令這樣的職位。

    沒關系,來日方長,畢竟我們崔局長年輕,有年齡上的優勢,只要政治上別站錯隊,早晚會出人頭地。

    但奇怪的是,崔顥的仕途并不順利。

    史料記載,崔顥長期混跡于基層,一生事業的頂峰就是太仆寺丞、司勛員外郎。太仆寺丞負責政府機關交通馬匹的飼養和調度,類似于孫悟空擔任過的“弼馬溫”;司勛員外郎基本上是個閑職,都是從六品的低微職務。

    好多人不理解,崔顥青年才俊,根紅苗正,19歲進士及第,年少有為,文才出眾,在官場浸淫這么多年,為什么才混個副廳級?到底是什么原因影響了他的仕途?


    2

      

    小崔這個人吶,平心而論,個人素質和工作能力還是不錯的。就是,怎么說呢?就是在生活作風上,不太檢點,不太注意個人形象,群眾反映不太好,所以影響了他的進步。

    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

    據《新唐書》記載,崔顥“有文無行,好蒱博,嗜酒。娶妻惟擇美者,俄又棄之,凡四五娶。”

    你們看,身為國家干部,有文才無德行,酗酒、賭博,視婚姻如兒戲,離了四五次婚。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嘛,貪圖美色可以理解,你可以納妾啊,政策允許,保留原有的,吸收新鮮的,新老結合,和諧共處,大家都是這么干的對不對?你可倒好,一有新歡就休妻,始亂終棄,完全是一副渣男的做派。

    說過多少次了,生活作風無小事,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我們許多干部,都是在這方面栽的跟頭。

    當然,影響崔顥進步的原因還不止這些。

    我們知道,崔顥愛好文學,平時喜歡寫詩,這本來是件好事,領導干部能自己寫材料寫講話稿,這是非常難得的。

    但是,一定要記住,牢牢把握時代主旋律,多寫積極向上的東西,謳歌大唐盛世,贊美錦繡山河,不能啥亂七八糟的都寫。

    崔顥喜歡寫啥?

    史料記載,崔顥“少年為詩,多寫閨情,流于浮艷,多陷輕薄。”換句話說,就是喜歡寫女人那點事兒,屬于艷詞,文風輕浮,有三俗之嫌。

    據《新唐書》記載,當時有個叫李邕(yōng)的領導,也是個文學愛好者,有心提拔崔顥,主動邀請他到家中一敘。

    兩人一見面,李邕就問:“小崔啊,最近寫了什么好詩啊?”

    崔顥很激動,當即獻詩一首,名為《王家少婦》:

    十五嫁王昌,盈盈入畫堂。

    自矜年最少,復倚婿為郎。

    舞愛前溪綠,歌憐子夜長。

    閑來斗百草,度日不成妝。

    五言律詩,對仗工整,崔顥自我感覺還不錯,沒想到,李邕讀罷,面色一沉,叱責道:“小兒無禮!”竟拂袖而去。

    當時就把崔顥晾在那兒了,崔顥一臉懵逼,這什么情況?

    此事在《新唐書》和《唐才子傳》中均有記載,關于這件事,史學界有多種解讀。

    有人說李邕是正人君子,道貌岸然,見不得此類艷詞;有人說崔顥在詩中以美人出嫁比喻自己被知音賞識,在李邕看來是一種侮辱;還有人說,詩中“十五嫁王昌”一句與李邕的家室有關,有影射之嫌。

    總之一句話,領導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因為一首“艷詞”,崔顥的晉升之路從此遇阻。

    3

      

    什么叫“艷詞”?

    你看,我一說到這兒,王建國立刻坐了起來,兩眼放光:“你要聊這個我可就不困了啊。”

    其實,古代的所謂艷詞,并不是我們想的那樣,黃色的那種,不是的。凡是描寫美人、愛情、閨怨、相思、感懷,包括酒宴、歌舞等娛樂場景的,統統歸為艷詞,并不僅限于色情。

    我們耳熟能詳的許多詩詞大咖都寫艷詞,但你把他們的作品翻出來看看,最多是格調不高,根本夠不上掃黃打非的標準。

    只有極個別的作者,比如宋徽宗趙佶,曾經給開封某娛樂會所一個叫李師師的青年技師寫過一首詞,經有關專家鑒定,確有低俗色情之嫌:

    淺酒人前共,軟玉燈邊擁,回眸入抱總含情。痛痛痛,輕把郎推,漸聞聲顫,微驚紅涌。

    試與更番縱,全沒些兒縫,這回風味忒顛犯。動動動,臂兒相兜,唇兒相湊,舌兒相弄。

    再來看我們小崔的那些所謂“艷詞”。

    描寫男女搭訕的《長干行》: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描寫冷宮怨婦的《長門怨》:

    君王寵初歇,棄妾長門宮。

    紫殿青苔滿,高樓明月空。

    夜愁生枕席,春意罷簾櫳,

    泣盡無人問,容華落鏡中。

    描寫船家女生活的《川上女》:

    川上女,晚妝鮮,

    日落青渚試輕楫,汀長花滿正回船,

    暮來浪起風轉緊,自言此去橫塘近,

    綠江無伴夜獨行,獨行心緒愁無盡。

    描寫失足女青年的《邯鄲宮人怨》:

    邯鄲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見一婦人。

    自言鄉里本燕趙,少小隨家西入秦。

    母兄憐愛無儔侶,五歲名為阿嬌女。
    七歲豐茸好顏色,八歲黠惠能言語。

    十三兄弟教詩書,十五青樓學歌舞。

    我家青樓臨道傍,紗窗綺幔暗聞香。
    日暮笙歌君駐
    馬,春日妝梳妾斷腸。

    ......

    這首詩比較長,就不全文抄錄了,反正你們也不好好看,都是快速劃過來的,我就讓大家看一看,哪有一點兒的香艷色情?

    崔顥詩作流傳至今有42首,其中,所謂艷詞有15首,占比超過三分之一,堪稱婦女之友,但從內容上看,并沒有什么問題,跟宋徽宗的詞相比,簡直就是一股清流。

    4

      

    平心而論,歷史上寫這種詩的人太多了,雖然不是什么主旋律,但也無傷大雅,且頗有生活情趣,為廣大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如果就因為這個得不到升遷提拔,理由過于牽強了,講不通的。

    但是,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崔顥仕途受阻,頗受打擊,一氣之下,索性離開了長安,開始浪跡天涯,四處漂泊。

    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崔顥詩風突變。早年多寫閨情詩,“詩意浮艷,多陷輕薄,晚節忽變常體,風骨凜然,一窺塞垣,說盡戎旅。”開始大量創作邊塞詩和山水詩。

    比如這首《遼西作》:

    燕郊芳歲晚,殘雪凍邊城。

    四月青草合,遼陽春水生。

    胡人正牧馬,漢將日征兵。

    露重寶刀濕,沙虛金鼓鳴。

    寒衣著已盡,春服與誰成。

    寄語洛陽使,為傳邊塞情。

    詩風雄渾,意向遼闊,盡得邊塞詩之精髓,頗有高適、岑參、王之渙、王昌齡的風格。

    所有讀過這首詩的人都說:“小崔變了。”

    崔顥在外漂泊長達20年,足跡遍布大江南北。就是在這期間,他寫出了傳世名作《黃鶴樓》。

    此詩意境開闊,氣魄宏大,不僅李白為之折服,南宋嚴羽也在《滄浪詩話》中認為:“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清代編選的《唐詩三百首》,更是將《黃鶴樓》放在了“七言律詩”的首篇,一舉奠定了崔顥的詩壇地位。

    崔顥晚年回到長安,任司勛員外郎。

    公元754年,崔顥死于從長安返回故鄉開封的途中,享年50歲。

    5

      

    有沒有那么一首詩,會讓你突然想起我?

    仙人駕鶴西行,空余危樓高聳,站在黃鶴樓上,極目遠眺,只見暮色蒼茫,倦鳥歸林,池魚回淵,煙波浩渺。

    此時,另外一首與黃鶴樓有關的詩正在民間廣為流傳: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坊間傳言,當年李白看到崔顥的詩,一時才思枯竭,留下一句話,擱筆而去。事后想想,頗為懊悔。

    不久后,好友孟浩然乘船去廣陵(揚州)旅游,李白在百忙中到江邊送行。

    開船前,李白非要拉著老孟上黃鶴樓,老孟說我年紀大了腿腳不好,咱別上了吧,一會兒船就開了。李白死活不答應,硬把孟浩然拉了上去。

    在樓上,李白望著窗外的風景,漫不經心地隨口吟誦出上面那首詩。

    據黃鶴樓管理處原處長王建國回憶,當時孟浩然聽了連聲贊嘆:“高!實在是高!比崔顥那首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到底是詩仙,這詩壇第一把交椅,非老弟莫屬。”

    李白手捻胡須,微微一笑,謙虛地說:“哪里哪里,突發靈感,隨口之作,讓孟哥見笑了。”

    此時,正值煙花三月,滔滔江流,莽莽平川,鸚鵡洲上,煙波浩浩,芳草萋萋,一片渺茫。

    - End -

    作者新書熱賣中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大圣的小宇宙  > 待分類
    舉報
    [競彩]  已連中6期!大神密料帶你沖擊500萬,換車買房!
    [競彩]  申方劍爆紅4串1盈利1280%!首充即送99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崔顥:憑借一首詩名揚天下,一個能讓李白俯首認輸的人!(2.9)
    崔顥因黃鶴樓名傳千古,但此人有3個壞毛病受人詬病
    崔顥
    有文無行的盛唐詩人—崔顥
    他寫出了讓李白擱筆的《黃鶴樓》,年輕時卻是個渣男和小人
    唐朝一位風流文人,靠這首詩火了千年,連李白也要拜讀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四虎影视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