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登錄

    開通VIP,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

    開通VIP
    吳京哭了,他再也回不來了

    2022.08.24 山東

    一次采訪中,記者讓吳京講講陳木勝導演。

    吳京沉默了許久,哽咽地拋下一句“對不起,我不錄了”,跑離了錄制現場。

    過了一會兒,心情平復的他再次回來,說了這樣的話:

    “陳木勝…導演…永遠在心里。”

    “Banny(陳木勝的英文名),謝謝你。”

    在場的工作人員都紅了眼眶。

    今天是陳木勝導演去世兩周年。

    可能對很多人來說,這個名字并不熟悉,但他拍的電影,你一定看過。

    兩年前他的突然離世,留下諸多不舍與遺憾。

    今天想從吳京開始,講一講這位令他“破防”的男人,以及那個維護了香港電影最后榮光的導演。

    永遠欠下的10部電影

    2003年,“出道即巔峰”的吳京遇到了事業瓶頸期,于是決定港漂。

    可到了香港才發現,這里也不好混。

    2000年后,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早已過去,肉眼可見地在走下坡路。

    成龍、李連杰等老牌動作演員去了好萊塢發展;

    同樣在香港闖蕩過的趙文卓,早就重新回到內陸發展。

    于是,吳京面臨著無戲可拍的尷尬境地。

    之前在內陸積攢的經驗與名氣,在這里也毫無用處。

    只能各種跑劇組、送資料,機會還是少得可憐。

    后來,他的經紀人給他找了個在《殺破狼》里的殺手角色,沒有一句臺詞。

    圖源:《殺破狼》

    他還是抓住了機會。

    通過自己利落的身手和狠辣的表現,讓這個角色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因此讓一位導演看到了他的潛力。

    這個人便是陳木勝。

    當時他正在為自己的電影《男兒本色》尋找反派,一下子看中了吳京。

    “吳京,我想讓你做一個有情有義的反派。”

    這是吳京進組后,陳木勝對他的要求。

    于是,孤兒出身、注重兄弟情義的經典的反派角色“天養生”出現。

    圖源:《男兒本色》

    此后,兩人還陸續合作了《全城戒備》《新少林寺》《危城》。

    雖然每次吳京都會“領便當”,但也因此兩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

    陳木勝非常愛惜吳京的才華,但此時的他,非常清楚香港電影的輝煌早已不再。

    因此留在這里發展,對吳京來說,并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作為最早發現吳京身上另一種可能性的人,他也成了最早勸吳京回內陸發展的人。

    同時,他還將自己的好友,來自“成家班”的實力派動作指導李忠志,介紹給吳京認識。

    而經歷迷茫的吳京也終于想通。

    他回到內陸,以“動作片導演”作為新目標而努力。

    2017年《戰狼2》上映,席卷56億票房。

    在影片中,吳京特別感謝了陳木勝和李忠志對電影的支持。

    據說電影剛剪輯好,吳京就迫不及待地拿去給兩位導演看。

    他們看了三天三夜,提了很多意見和建議。

    最終影片大獲成功,陳木勝開心地說:“吳京這下欠我10部戲啦!”

    只可惜,這10部電影的約定,終究是無法完成了。

    喜歡拍爆炸的“紳士導演”

    年輕時的陳木勝,長相頗有些港星的風范。

    一頭家族遺傳的白發,給他增添了一絲沉穩的氣質。

    小時候的陳木勝很喜歡看電影,尤其是邵氏和嘉禾的動作片,百看不厭。

    李小龍是他的偶像。

    “想拍這種類型的電影”,這個想法更是從小便在他心中生根發芽。

    不過,他卻并沒有進入科班學習。

    高中畢業后,陳木勝去做了汽車銷售。

    只不過心中的電影夢,他一直沒放下。

    機緣巧合下,他在報紙上看到麗的電視臺(后來改名為亞視)正在招聘工作人員。

    雖然沒有任何相關工作經驗,他還是決定去試一試。

    好巧不巧,當時的面試官,正是一手捧紅徐克的金牌制片人施南生。

    施南生

    她錄用了沒有任何經驗的陳木勝,安排他在《大內群英》劇組做場記。

    進組之后,陳木勝感覺自己仿佛進入另一個世界,與他以往的生活完全不同。

    他看到程小東在烈日下,反復蹦跳、測試彈床;

    其他人就擠在車里,爭分奪秒地補覺。

    因為工作連軸轉,演員們常常幾天幾夜沒辦法洗澡,身上臟兮兮的就像乞丐。

    整個劇組,就像一個“瘋人院”。

    從這時起,他便明白了要在影視圈里混,首先得能吃苦。

    還好,陳木勝有天賦,又肯努力,很快就從場記升到導演助理。

    后來麗的電視臺因為母公司投資失敗被收購,他便轉戰到TVB(無線電視臺)。

    在這里,他結識了影響他一生的老師——杜琪峰。

    杜琪峰

    陳木勝給杜琪峰當了9個月的副導演。

    后來每當說起杜琪峰時,他表示對方自己的影響非常大:

    “在電視臺我是跟他的,所以他對我影響很深。他對每一個鏡頭、每一個演員的要求都很嚴格,這樣的風格直接影響了我。”

    據說杜琪峰為人脾氣火爆,但他在片場罵過所有人,就是沒罵過陳木勝。

    23歲時,陳木勝第一次有了做導演的機會,拍攝《雪山飛狐》結尾大場面。

    這是他第一次執導筒,緊張極了。

    好在最終圓滿地完成了任務,開啟了他的導演生涯。

    后來,杜琪峰表示想拍一部賽車電影,當作送給自己老師王天林的退休禮物。

    而賽車剛好是陳木勝的另一大愛好。

    他帶著杜琪峰去西貢看賽車,并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杜琪峰覺得很有意思,決定把這個項目交給陳木勝來拍。

    于是有了這部《天若有情》。

    圖源:《天若有情》

    后來這部電影不僅在香港本土獲得成功,更是在韓國創下多次重映的紀錄。

    片中劉德華騎摩托帶著吳倩蓮的場景,更是成為華語電影史上的經典。

    在成為導演的過程中,陳木勝得到很多導演的提攜和幫助。

    老師杜琪峰對他影響很大;徐克鮮明的個人風格也給了他諸多靈感;偶像吳宇森更是被他分析得淋漓盡致。

    但他并沒有去復制這些前輩們的風格,而是在吸取經驗的同時做自己。

    他不像杜琪峰那樣冷峻凜冽,也沒有徐克那種奇險詭譎,也不會像吳宇森將暴力美學浪漫化到極致。

    他的電影,有著最鮮明的“陳木勝”特點:

    刺激的爆炸、真實的動作、正邪的對立。

    最開始確立這種風格的,是他在1996年拍的那部《沖鋒隊之怒火街頭》。

    在很多影迷眼中,這仍是他們看過最好看的港片之一。

    圖源:《沖鋒隊之怒火街頭》

    里面的人物塑造以及動作場面的設計,你都能在他日后的電影中看到這片的影子。

    因為太會拍爆炸場面,他甚至有個綽號叫“爆炸陳”,也被稱為香港的“邁克爾·貝”。

    除此之外,他非常善于挖掘演員的另一面。

    除了前面說到的吳京,在他另一部經典作品《新警察故事》里,他的這種能力體現得更加淋漓盡致。

    圖源:《新警察故事》

    作為后港片時代的經典,《新警察故事》上映時,很多人大呼無法接受:

    戰無不勝的成龍怎么可以“輸”得那么慘,變得那么頹廢。

    可恰恰是這種設置,讓人們第一次看了突破性的成龍。

    成龍甚至憑借此片拿到了金雞獎,用他的話說“想都不敢想”。

    同時,該片也塑造了吳彥祖從影以來最經典的一個反派形象——阿祖。

    還促成了謝霆鋒作為動作片演員的轉型,以及高光時刻。

    一部商業電影,創造了三人突破性的表演與經典形象。

    這大概只有陳木勝能做到吧。

    陳木勝是個很少拍出“爛片”的導演。

    當然,他也不是沒有折羽過,只不過每次失敗之后,他都會選擇沉寂,思考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再重新出發。

    在娛樂圈快節奏的浮沉中保持初心,這點非常不容易,也影響了很多人。

    香港電影最后的體面

    陳木勝一生提名無數,從未獲獎。

    但他的電影卻把眾多演員送上領獎臺。

    《天若有情》中,吳孟達拿到金像獎最佳男配角,這也是他從影以來唯一一次獲獎。

    《三岔口》中,從偶像歌手轉型成偶像演員的郭富城,再次成功轉型,憑借此片登上了金馬影帝的寶座。

    對于自己總是拿不到獎,他看得很開:

    “動作片導演很少有機會去拿那個最佳導演,因為動作片導演你講故事的時間會少,講一個好的、動人的故事的時間就更緊。有六次提名,我自己已經覺得很難得,在類型中其實是很難的。”

    令人唏噓的是,在他去世一年后,他的遺作《怒火·重案》,橫掃了金像獎的四個重磅獎項。

    只是他再也沒法站上領獎臺。

    有人說,《怒火·重案》代表了香港電影最后的體面。

    在港片輝煌不在的今天,仍然有像陳木勝這樣的導演,在堅守自己的風格,努力做好每一部電影。

    時間恍惚間回到了去年7月30日,《怒火·街頭》的首映禮上。

    當陳木勝導演的空椅子被抬上來的時候,在場眾人淚灑現場。

    40歲的謝霆鋒哽咽地說:

    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導演,我可以把自己的命交給他……不知道還有沒有緣分遇到一個這么好的導演。”

    “香港已經沒有陳木勝。”

    是的,世間再無陳木勝。

    但是,正如他所說的那樣:

    “拍電影是一場馬拉松,你真的愛這個行業的話,你要跑好幾十年,慢慢跑,不光是一次兩次。”

    “盡皆過火,盡是癲狂。”

    曾經,人們喜歡用這句話來形容香港電影。

    “港片已死。”

    如今,人們經常用這句話唏噓香港電影已逝的輝煌。

    但就像陳木勝說的,電影是一場馬拉松。

    只要在賽道上,還有那些堅持跑馬拉松的人;

    在癲狂之火燃燒殆盡的地方,總會留下“春風吹又生”的希望。

    懷念陳木勝,期待香港電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從APP上打開文章,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
    來自:視覺志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58歲香港導演陳木勝患癌去世:2013年的一部戲,讓張家輝和一句臺詞火了
    又一港片“大佬”逝世,只留下一部遺作…
    陳木勝留下電影傳奇:曾被三大導演力捧,在劉德華鼻子里塞血袋
    陳木勝去世!香港動作片痛失一塊金字招牌
    《怒火·重案》:謝霆鋒和甄子丹的演技如何?
    回顧杜琪峰的港式經典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綁定賬號成功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
    四虎影视最新地址